.杀人者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人恒杀之

法权人,三者一直是社会的纠结点

我半夜看完这片,琢磨了很久很久,这片和“武侠”有半毛钱关系吗?这片应该叫《罪与罚》更合适啊。后来我看了一些介绍,原来这片本来的名字叫做《同谋者》,这样的话,很多情节我就懂了。如果这片是正经八百的探讨“武侠”,那我敢保证,此片仅限中国人看,外国人看了一定是一头雾水,打来打去的功夫片罢了,去戛纳真是为难老外啊。为什么这么说,因为这片太中国,而且太江湖,太细腻。
首先是徐百九这个人的名字很细腻,这名字究竟是什么意思,耐人寻味。徐字本意中有慢步走的意思,《说文》中“徐”意安行也,因此至少我们可以理解为走路,安心的慢慢的走路;“百九”又为何意?片中的徐百九是个非常重“法”的人,“法”即是标准原则,他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并且有点死心眼儿、有点固执的执行他的原则。他坚持原则把自己的岳父抓了,但岳父却因此自杀,他违背原则放了一个偷父母钱的孩子,但孩子并没有领他的情,在饭菜里下毒,杀死了自己的父母。片中有代表性的就是这两件事,足矣。徐百九只要有这两件事,就足以矛盾他,让他对唐龙的案子举棋不定。因此百九其实是不圆满,总是差那么点儿。人生的路,总是走不圆满,总要带些遗憾的,这是徐百九的名字的暗示,也暗示了整片。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有老婆孩子,有稳定工作,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可谁知道刘金喜曾是72地煞的二当家,杀人不眨眼的唐龙呢?唐龙后来良心发现,想一心一意的做刘金喜,做个好人。可对不起,这事法官说了才算。最后刘金喜失去了一条手臂才摆脱了唐龙,刘金喜心理上得到满足,身体却是残缺的。阿玉在没遇到刘金喜之前,被老公抛弃,而且阿玉曾问刘金喜,如果那天在河边遇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别的女人,他是不是一样会留下来,刘金喜无法回答。因此,阿玉也是残缺的。再看看王羽饰演的大反派——72地煞的当家人,唐龙的爹。有地位,有实力,有高超的武功,可最后要父子相残,家破人亡,更不完整。在这顺便问一句,为什么武侠片里的爹都是武功高强的大坏蛋啊!!!

    《武侠》这部电影,通篇看下来,武不难发现,侠就比较难以理解了,有人说金城武饰演的捕快徐百九阐释了一种侠的含义,却不如说他在贯彻自己的信念。据说电影有另一个名字《同谋者》,比较契合电影阐述的主题,电影徐百九同甄子丹饰演的刘金喜有一段对话:“刘(回望,憨笑):所以人又怎么会有“自性”呢,如果一个人犯错,也就是众生犯错,每个人都是同谋者(两人继续对视)。徐: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刘:我没想过杀人犯。”一句众生都有罪,你我皆同谋,划破武侠的面具,引出所谓人性的思考。

法到底有何作用,一直执着于法的徐百九与一直执着于人的刘金喜给了不同答案

其次,本片涉及的领域和阐述的道理太东方。徐百九善用针灸,精通人体经脉,这玩意儿外国人不懂啊。72地煞是个帮派,可“地煞”这东西是个什么?徐百九曾对刘金喜说:你是说杀人犯之所以成为杀人犯,也是非他的“自性”,他只是生于杀戮之家,他杀了人,众生都有罪,大家都是同谋者。
“众生皆罪,皆同谋”这是佛语吗?搞得神神叨叨的,也许就是为了蒙老外吧。
再次,本片最让我心里一颤的是大反派王羽的出场,真的是要膜拜啊,我想导演也是诚心的向张彻的《独臂刀》致敬吧。我甚至觉得最后的桥段——唐龙砍掉自己的手臂,独臂拿刀与王羽对打,都是为了向《独臂刀》致敬设计的。王羽的身手还是不减当年,甄子丹真是不擅长用大武器,打的不好看。从《杀破狼》到《导火线》再到《叶问》,甄子丹打的越来越柔软,越来越喜欢近身切磋。短兵相接才看得出真功夫,《杀破狼》里的匕首打斗设计的很好,泰拳和散打都发挥的淋漓尽致,当时看的很过瘾。可您不能没完没了啊,什么都是摔跤,动不动就过肩摔,动不动就像叶问一样快拳打人,我已经看腻了。甄爷该琢磨一下新的打戏戏路了。
哎呀我也不知道我说了些什么,总之,这是一部让我觉得混乱的电影,也许是陈可辛对武侠片的一次大胆尝试,不同于胡金铨不同于张彻,也不同于浪漫的乱七八糟的徐克,可他究竟是要讲个什么?我本以为徐百九最后抓了唐龙,这倒也明了,可没有。徐百九最后还死了,还是为了帮唐龙死的。如果这就是武侠,那我真无语了。我在豆瓣曾看到一句话影评:如果这片整片都是金城武的人格分裂和柯南侦探,该多好看啊。
谁说不是呢?我不是看不懂这片,而是我看不懂“武侠”。
最后,严重表扬窦唯同学为本片操刀的片尾曲,太好听啦!

    刘金喜,一个普通汉子,金喜者,如同富贵、吉祥一样,图个吉利。徐百九,一个捕快,百九者,行百利而半九十,那行的是什么路呢?他是个捕快,行的自然是法的路,可导演偏偏让他叫百九,又让他易动善心,法与情之间,引出一个矛盾。为此,导演安排了一段戏,把这个矛盾讲的更清楚,徐:就是看不到他的破绽。姜武:那你何不放过他,他想做个好人。徐:我们抓人不是要让他们做好人的。姜武:那为了什么?徐:为了法。姜武:如果法不能使一个人变为好人的话,那法有什么用?
    徐百九这个人物很值得剖析,他懂医道,识穴位,影片前半段戏的主角,用一口川普为我们还原了打斗的真实场景,他就是川版柯南,甚至连“他的重量加速度,一定要比他身体排出同样体积的空气轻,才可以不掉下去,但空气分明只有他体重的八百分之一,除非他的质量随时变化,那就是轻功”这样的台词都整出来了,他和他的分裂人格的对位,直把电影搞的像恐怖片似得。
    所以为了法,他坚持要抓刘金喜,因为他真实身份是唐龙;为了法,他要把卖假药的老丈人绳之以法,哪怕他跪在自己面前求情;为了法,他去求妻子借钱以换抓唐龙的牌票。他这么坚持法,只因为他曾经认为“法不应该凌驾于情”,却铸成大错。有人说徐百九在影片里代表了科学与法制,可他本身就包含了矛盾,直至最后,被那个教主一记狠拳击倒在地,体内剧毒爆发,临终前,他和自己分裂的人格静静的互望着,慢慢闭上了眼睛。若是没死,怕是还要拿着牌票去抓唐龙吧。

到底好人跟坏人定义如何,陈可辛一开始抛出这么多书包

    影片开头,刘金喜起床后,睡梦中阿玉(汤唯饰)的手还拉着他的衣角,他轻轻的拿开她的手,又把被角塞进她的手里,看到这时想起一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陈可辛未必还是《甜蜜蜜》的那个陈可辛,可这种细节的处理,让人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