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重重5:马特达蒙回归

图片 5

自谍影重重3之后,马特达蒙的归隐又复出令影迷们对谍5的期待达到了顶峰,然而这次的拍摄却没能翻越自己制造出的高峰。

时隔9年,杰森.伯恩又回来了,因为《谍影重重》首部的惊艳和对马特.达蒙的喜爱,电影上线伊始,我便迫不及待的坐到了电影院。我不想说《谍5》的不好,尽管似已成套路的摄影、剪接风格、动作设计和剧情设置确实让人心生倦怠,但《谍5》作为一个动作类影片,竟让我有一些看文艺片后的伤感,不能不说《谍5》自有它的特别之处。

图片 1

图片 2

剧情主线被放置一些更宏观的事件背景中:雅典宪法广场的骚乱、后斯诺登时代,中情局与数据信息寡头间的阴谋与博弈、让人眼花撩乱的信息获取与监控的高科技手段等等,让观众充满的这个大时代的既视感。

      
      《谍影重重》系列的风格主要表现为充满写实感的手持摄影与近身搏击,高频率、快节奏的剪辑和配乐,及冷色调、阴郁气质的画风。与其风格相匹配的则是内容上呈现出悬念迭生的紧凑情节、复杂的人物内心刻画、多重架构的叙事主题。该系列的成功正是取决于其开创性风格与丰富性内容的高度统一。

图片 3

骚乱中疯狂的人群,处处冲天的火光,四处乱飞的燃烧瓶;监控屏幕中连警觉的张望都被一览无余的杰森;尼琪欲救而不能的惨死;阿赛特让人生恨的冷血,却又让人可怜的困兽犹斗;海瑟.李不动声色地野心和果敢,却对杰森施予同情;杜威阴险,老谋深算,确逃不过被杀;亚伦欲反击中情局的施压,却险糟被设计谋杀…这一切,在整部影片昏晦的基调下,渲染出在这个世界,这个社会中每个人的无力–无论你看似多么强大,都只是命运手中的棋子,都只是命运之河中的飘萍,除了随波逐流,别无选择。

图片 4

影片延续了谍影重重系列一贯的风格与情节一脉相承,中间插入了信息安全等社会现实问题,有较强的代入感。
拍摄始于希腊,终于拉斯维加斯。横跨了无数的国家与城市。讲述的是关于黑客侵入中情局网络,中情局局长下令追查却另有隐情。后斯诺登时代的今天,美国公民隐私是否得到了保护?不到最后一刻,没有真正的结局。

所以,我想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应该是个宿命论者,尤其在杰森这个角色解构中,更体现了这点,从很多细节的表现上,我们都能看到杰森其实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导演保罗施予了杰森足够的同情与关怀,但仍然以一个旁白者的视角,近乎冷酷地呈现着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宿命。

      《谍5》于风格上完全继承了该系列的优点。两小时的影片时长中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情节,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用令人眼花缭乱的凌厉剪辑和快节奏、短音符的配乐在剧情中不断制造紧张刺激的气氛点,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场戏是在影片前半段,中情局特工在雅典围捕伯恩。
 
      这场戏再现了《谍影重重》系列经典的
“三线交叉剪辑”。镜头在逃亡的伯恩、参与围捕的特工、中情局行动指挥中心三个场景间来回切换,通过蒙太奇手法来增强这场围捕戏的节奏感。

图片 5

《谍影重重》前三部里,真相似乎都已大白,杰林恩仇均似已报,所以在《谍5》开始,你能看出来,依靠在希腊地下拳市过活的他,生活得很平静,你也能感觉到杰森骨子里渗出来的麻木。甚至在前搭档尼琪给带来《绊脚石计划》中有关于他身份的新疑点时,他依然说:我现在就是要活下去,现在这个和我有什么关系?!胡子拉碴的他,仿佛真的心如死灰。

      当剧情推进到高潮的追车与动作戏时,剪辑节奏达到近乎每秒一切的频率,配以手持摄影的拍摄方式,制造出一种画面不断晃动、人物面部模糊的影像风格。

剧组的大手笔也让人叹为观止,总投资1.2亿美元的谍5在各方面硬件完备,用200多辆车完成拍摄的飙车大战堪比速度与激情,达蒙的肉搏危险戏份甚至运用了15个替身,真正的好莱坞大片制作。

也许只能这么说,树欲静而风不止,正因为与尼琪的见面,事件的发展,就象多米诺骨牌一样,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杰森行踪的暴露,引来中情局的追杀,造成了尼琪的死,刺激杰森出动主击,并对事件真相地进一步厘清与反击,并如蝴蝶效应似的引发了一连串的事件。而卷入这一切,看上去并杰森非所愿。

       这种特意而为之的拍摄手法,意在还原高速运动时视线内物体一闪即逝的真实性,这种代入感极强的写实主义风格避免了观众总处在客观角度去欣赏华而不实的特技与打斗,它使处在银幕前的我们与片中角色一样感同身受的体验到追车戏里肾上腺狂飙的紧张刺激与格斗戏中拳拳到肉的酣畅快感。
 
       作为“谍影”风格的开创者,导演保罗·格林格拉斯是《谍5》在风格上与前作一脉相承的最大保障。而《谍4》的失败,更是证明只有马特·达蒙的平民形象和硬朗冷酷的表演才能与该系列风格搭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