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urt Locker

战戮的题材,直接表现人类动物的本性。面对生死一线的刹那未知,恐惧,继而沉迷于因此而激增的肾上腺素所带来的快感,上瘾。

       影片用半纪实的手法拍摄这部电影,很具有真实性。
    电影共有5次拆弹、1次引爆和1次爆炸,而电影就是根据这个叙述故事的。
    电影开篇便点明主旨:战争本身就是毒品。用广播引入场景,诡异的音乐响起,营造出不安的气氛。镜头在拆弹机器人,惊慌逃离的伊拉克人民和组织逃离的美国大兵之间快速切换,不断摇晃,体现出一种真实感,更带来一种紧迫感。开场一下子把观众带进了电影之中。
发现紧急情况时,镜头急速地在四人之间切换(3个拆弹队员和一个伊拉克人),剧烈摇晃,背景音乐——沉重的心跳声越来越急促,待伊拉克人按动拨号键的一刹那,炸弹爆炸。用慢镜头,且特意地在汤普森,车上沙石的震动和地面沙石的腾空之间切换,真实地体现了炸弹的威力。
    飞车闯入禁区那一幕,詹姆斯拿着M9对着闯进来的人,那人虽最后倒退了回去,但始终面无表情,似乎是伊拉克人对美军无声的反抗和不满,意味深长。
    狙击对峙这一幕格外精彩。漫长的时间,紧张的气氛,恶劣的环境,绷紧的面部,加之悲凉的背景音乐,不仅把三人的心理特征表现了出来,更是表现了美国大兵在伊作战时的痛苦、紧张的生活。而在给被艾尔德里奇打死的伊拉克人特写时,背景音乐再次响起,这次似乎是在为死去的人哭泣。给弹落到地上的弹壳的特写,更是让人回味。夕阳西下,对面敌人的尸体依旧伏在窗口,顿觉一丝凄凉。晚上,劲爆的金属乐,相互扭打,喝到烂醉成了他们缓解压力,释放情绪的唯一方式。
    艾尔德里奇是整部影片的道德中心,平衡了桑伯恩和詹姆斯两人的关系。他身为新兵,面对残酷的战争,面对死亡,他慌张、无助、充满恐惧。做什么事都要咨询其他两个人,但他却恰恰表现出了普通人面对战争的心理。在与他的心理咨询师的两次谈话中,他很明显地表现出了对死亡的恐惧和他脆弱的神经。在沙漠中发现敌人时的拼命开枪,也体现了他对死亡的恐惧,这枪声似乎成了他的呐喊,响彻整个沙漠。艾尔德里奇这个角色很好地帮助影片表达了对战争的批判,表现了美国大兵去伊拉克服役的痛苦、紧张的精神状态。
桑伯恩是个经验十足,很实际的大兵。他对詹姆斯有着偏见,詹姆斯的特立独行使他感到不满,以至于在一次炸弹引爆中,他想借机杀了他。
    詹姆斯并不是战争狂人,他只是渴望找到那种控制一切的感觉。当他向队友展示自己的收藏品——炸弹零件时,他说:“决定许多人生死的东西,就握在我手里。”毫无保留地表现他想控制一切的欲望。睡觉时戴上防爆头盔也是见证(防爆服是帮助他控制一切的工具)。当詹姆斯发现人肉炸弹是自己刚认识的好孩子贝克汉姆时,他顿时懂得了许多。他发现是自己间接害死了他(美军侵略伊拉克),他愧疚,痛苦,这是无比沉痛的精神折磨,但他却没有依靠,他感到无比孤独,于是打电话给他“妻子”,却只想听听她的声音,这已足矣。打电话时,镜头的角度选得很好,在夕阳的余晖中,落寞的侧影,无尽孤独。他想为贝克汉姆复仇,找到了一户知识分子的人家。用枪指着教授,教授却说:“你是客人,坐。”“我是一个客人?”詹姆斯顿感愧疚,深深的愧疚。结巴了。遇到女主人,尖锐的叫骂,沉重的击打,他却只能回以愧疚、无助的表情。女主人的行为也许是伊拉克人对美军憎恨情绪象征性的集中宣泄,詹姆斯此时的心情却是真实的:忏悔,悲痛,无助,迷失。美国大兵在无形中成了布什政府的替罪羊。伴着街头人们的异样的眼神,他只能选择逃避——狂奔,富有紧张感的音乐响起……那起爆炸案是詹姆斯的转折点,他开始了救赎。最后一次拆弹虽未能成功,但也体现了他想救所有能救之人的希望。
影片运用了一定的象征手法:出现了两次的瘸了腿的猫,最后一次爆炸后詹姆斯看到的风筝。前者象征着巴格达的悲惨现状,后者则是希望、美好的象征。
    拆弹部队拆弹过程中不断出现的面无表情注视着他们的伊拉克人贯穿了整部电影。周围的伊拉克人每个人都可能是炸弹安置者,危险无处不在,拆弹队员们就在如此的环境中执行任务,那些表情绝对能让你毛骨悚然。
    美军对伊拉克人民的态度和伊拉克人民对美军的态度分别可从开始的艾尔德里奇向前面的车扔矿泉水瓶和最后伊拉克小孩子们向美军坦克扔石头看出来。双方都有各自的痛苦和不满,在互相宣泄。而始作俑者,是那万恶的布什政府。
影片巧妙地用倒计时的手法表明拆弹队员服役的剩余天数,随着数值的减小,他们牺牲的可能性也在减小,离美好、平静的生活也越近。影片结尾又用了一次倒计时:还剩365天。标志着新的拆弹之旅又将开始。
    影片的对白颇为精彩。开始的艾尔德里奇对桑伯恩说:“又认识了新朋友?”“每天都在认识。”这一看似平常的回答,却蕴含了讽刺意味。汤普森死后第二天艾尔德里奇说:“坦克能救你的小命吗?差不多你来伊拉克,就死定了。”表现出了他对每天都要面对死亡的埋怨和一丝害怕。最后一次任务完成后,在车里的一段对话,更是意蕴深刻。“我会像猪一样在沙漠里流血不止。没人会在乎我。”这是一个男人的心声,此时他如此脆弱,让人同情,让人感动。当桑伯恩问道:“你是怎么做的,去冒那样的风险?”茫然的表情,詹姆斯回答说:“我不知道。我只是不去想这些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知道吗?”“我不知道。”桑伯恩说。此时两人的矛盾似乎已被全部溶解。
    “你喜欢这个,是吗?你喜欢玩所有的小动物填充玩具,你喜欢妈妈,爸爸和粘粘的果酱。你什么都知道,是吗?你知道吗?你会长大,现在你喜欢的东西可能会变得不再那么特别,你知道吗?就像盒子中的小丑,宝宝,你会发现,它只是一个铁皮罐和一个人偶,无论如何,你通过这些真正得到的东西是你真正的爱,也许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只会留下一到两件东西,对我来说却只有一件。”詹姆斯对他儿子说的话真实感人却又意味深长,此时他已经对战争上瘾。
两个男人最终都感到无比孤独,都想从此过上美好平静的生活。所以桑伯恩从不想要儿子到想要儿子了,所以詹姆斯从不想要妻子到想要妻子了。但詹姆斯却无疑是个悲剧,他无法回到以前的生活,即使他心里想回去,战争对人心理的摧残是无法消解的。就像影片开篇的字幕,“战争就是毒品”,这里的“毒品”,是要表达个大兵们在战争中的无助与无奈,还有被束缚的感觉。
    凯瑟琳•毕格罗说:“我的电影与政治无关,当然我也没兴趣给政府说教……我只想通过一种能够记忆的方式,向那些勇敢无惧的EOD成员们致敬,他们所从事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危险的工作。很多时候,他们都在我们与灾难、爆炸之间,竖立了一层惟一的保护屏障,难道我们不应该为此而感谢他们吗?”

 The rush of battle is often a potent and lethal addiction, for war is
a drug.
   ————影片开头的一句话
   The Hurt Locker拆弹部队
  
欣闻《拆弹部队》囊括了多项大奖,大有与票房冠军《阿凡达》一争高下之势,不禁又回想起这部去年就看过的电影,当时就觉得这部电影拍得不错,没想到在今年获得如此多的殊荣!现在来说这些,是不是有朋友要说我是“马后炮”啊,哈哈,不过好就是好,还是来说说这部电影吧!
  
首先是影片的片名,影片的主角是驻伊美军中一个叫EOD(军用爆炸物处理员,就是拆弹专家)的兵种,hurt
locker就是这些EOD排爆时身上穿的防护服。而关于影片的名字,网上也有很多译法,我个人认为比较合适的应该是:美军士兵俚语,指战场上非常糟糕的地方或非常艰难的一段时间。在影片中,导演也为我们展示了一个在电视新闻里、甚至网络上都不曾真正了解的伊拉克战场,以及驻伊美军在巴格达的真实生活情况:路边炸弹、人体炸弹、遥控炸弹、某个角落里伸出的枪、以及那破败的几乎只剩下废墟的街道和路上那一双双看似无知确极有可能隐藏着杀机的伊拉克平民的眼睛,尤其是这些整日与炸弹打交道的排爆士兵,更是脑袋悬在腰上,导演还用倒计时的方式来记录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更让人与主角一起感受着这种残酷的战争环境下度日如年,时刻高度警惕的难熬时光,这也更映衬了电影片名的意思。
  
其次是影片内容,影片一开始,看到皮尔斯大义凛然的走向身背炸弹的平民,我还以为这是一部以盖伊•皮尔斯(Guy
Pearce)为主角的英雄片。但仅仅几分钟以后,附近一个伊拉克肉铺老板按动了手机,引爆了平民身上的炸弹,拆弹英雄皮尔斯也瞬间被炸得灰飞烟灭,这一改好莱坞大片的常规,大明星竟然也会被炸死,这似乎是导演在告诉我们,战场上,尤其是伊拉克这种危机四伏的巷战中,即使是大明星也不能逃脱噩运。紧接着,接替皮尔斯排爆组长职务的人,也就是本片的男一号: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登场了,他一上任便废除了排爆组一直遵循的排爆程序,径自走向一个个足可以把他炸飞好几次的土炸弹,他的这种牛仔式的个人英雄主义也招致了队友的不满,可他本人仍旧我行我素。当然我们的主角也不是完全的冷血,他也有朋友—-那个基地外贩卖DVD的伊拉克小男孩“贝克汉姆”只有在这个孩子面前,詹姆斯才会稍稍放下些警惕,轻松地和这个机敏的小男孩儿开几句玩笑,在这个冷冰冰的,到处是人却难以沟通的异国他乡,“贝克汉姆”算的上是詹姆斯心中为数不多的朋友,这也导致了他后来在误以为小男孩儿被杀后不顾一切的找到小男孩儿家的行为。经历了无数次出生入死的考验,詹姆斯终于能回家休假,可短短的休假过后,他又一头返回到那个危机四伏的战场,回到那张下面堆满炸弹引信的床上。
  
接着再来看看影片的思想,有人说这就是一部反映美国大兵个人英雄主义的战争题材的动作片,我认为这种说法有点浅显,其实我们仔细体会片中詹姆斯的心理活动,是能感受到一种迷茫的:自己的敌人在哪儿?这场战争为什么而打?保家卫国?还是拆了炸弹保护当地平民?自己所谓的忠诚是争议的吗?然而这种疑问不能带上战场,每当新的一天来临,他们全副武装坐进悍马的时候,他们必须集中精力完成好每一次任务,因为只有那样才会活着回来。。。而那些疑问,不仅困惑着詹姆斯,也困惑着每一个驻伊美军士兵,我们为何而战?因此说,片中我们看到的是美国人,至少是部分美国人对伊拉克战争公开的反思,这或许是该片获奖的原因之一吧。
  
电影中,你会看到像DV一样摇摇晃晃的镜头,狙击手在瞄准镜里的视角,逼真的伊拉克街景,子弹因为血液粘稠卡壳,血淋淋的人体炸弹。。。在配以快节奏的伊拉克风格的音乐,真实!震撼!刺激!险象环生!让观众产生一种强烈的好奇感和代入感,跟着詹姆斯一起完成一个个不可思议的排爆任务。导演意图通过詹姆斯这么一位人物形象来宣泄一种反战情绪,那就是战争的残酷起初会让人感觉难以适应,但这种情况经历的多了,人会渐渐麻木,甚至有点变态的会对这种挑战上瘾,对战争上瘾!詹姆斯选择再次回到战场,不是他天生冷血,他也想静静躺在女儿身边,陪她一起玩,但经历过那种环境的他发现自己已经适应不了这种安逸的平常人的生活了,继续回到战场,去拆除那些该死的土炸弹,是他割舍不下的荣誉使命,也是战争带给他的无奈选择!这就是战争给人心灵上的影响!导演正是要通过影片向世界表达对战争的憎恶!
  
我讨厌战争,却很喜欢这部电影,也希望美国那些坐在办公厅里吹空调的政客能抽空看看这部电影,最后让我用詹姆斯对他女儿说的那句话作为结尾吧:你喜欢这个,是吗?你喜欢玩所有的小动物填充玩具,你喜欢妈妈,爸爸和粘粘的果酱。你什么都知道,是吗?你知道吗?你会长大,现在你喜欢的东西可能会变得不再那么特别,你知道吗?就像盒子中的小丑,宝宝,你会发现,它只是一个铁皮罐和一个人偶,无论如何,你通过这些真正得到的东西是你真正的爱,也许当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只会留下一到两件东西,对我来说却只有一件。。。。。。(之后,詹姆斯重返战场)
  

直至面对腹中藏弹的男童的尸体,不再是单纯冰冷的炸弹机械体。或许是那一刻,意识到873枚炸弹的背后是同类与同类之间的血腥杀戮。于是,支点瓦解,主人公迷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