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都会犯七宗罪

按照电影中的逻辑,犯下罪恶会有一种方式来惩罚。影片中,以死亡的方式来表达七种罪的结果。无论是否合适,这仅仅是一种方式而已。这里天主教所指的人性七宗罪是:“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淫欲”、“愤怒”。这些特征算不算是罪过呢?在宗教中必定是的。人的成长受环境的影响,性格的形成自然与周围环境息息相关。抛开宗教,人一生下来就有罪吗?在成长的过程中,不同的人会形成不同的性格,自然而然以上提到的特征有包括在内。如果说这些是罪,那么罪也是一种积累的过程。只是犯有以上七种罪的人才会遭受报应?我想这个七只是一个虚数。我们需要将这个东西称为罪吗,需要承认它吗?如果觉得贪婪、懒惰、嫉妒等是天经地义,是理所当然,是美好的,那这个世界人性何在?相信它们是罪,就是承认这些是不好的品德,需要去反思,去改善,去摒除。

这部大卫芬奇的悬疑类开山之作至今都被奉为经典。抛开电影在剧情和拍摄手法上的成功不谈,单就电影的内涵和传递的价值观来看,这部电影与《沉默的羔羊》虽有诸多相似,但得到的评价却大相径庭。

 「暴食」、「贪婪」、「懒惰」、「嫉妒」、「骄傲」、[**]、「愤怒」这部电影还是和沉默羔羊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的,都属于那些高智商的心理学破案的电影,一部故事讲的精彩的片子。

同样是犯罪悬疑类影片,同样是具有变态人格特点的杀手。《沉默的羔羊》更偏向心理战,从艺术风格烘托惊悚的氛围,并没有让观众产生强烈的代入感,并认为这样的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边;而《七宗罪》提到的七种罪恶:暴食、贪婪、懒惰、愤怒、骄傲、淫欲和嫉妒,虽来源于宗教理论,但都是人性中不可分离和避免的特征。著名心理学家荣格在《心理学与宗教》中分析过心理学当中善与恶,作为一位心理学家,荣格所关注的不是”任何宗教教义,而是宗教信徒的心理,这些人重视和信守着某些对他和他的整体处境产生影响的因素。”同时,他在心理分析时提到:“无意识能够不时地显现出一种比现实意识的见解更高明的才智和目的性。”

        片子是一部宗教电影,只从人性方面说,似乎说不通了。我没有宗教信仰,只说些自己对宗教的一些理解。如果像john所说替上帝去杀人,去惩罚那些犯了七宗罪的人,即跨越法律,直接去惩罚某个人,那社会就可以说退到了君神集权的封建社会了。宗教确实在这个时候可以充当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john说他是be
chosen。而我认为,上帝是不会杀人的,上帝也不会以生命的代价来惩罚人的,来让世人警醒的。宗教都是以很温和的态度让人的心灵慢慢净化,佛教如此,基督教天主教也应如此。如果按这样的理解推下去,就产生疑问了–那既然是这样,为什么影片是那样?而且是一部宗教电影。一部如此经典的片子?

在这部电影中,变态杀手john
doe在车上的最后一段话堪称振聋发聩,但即便他冷静自持、洞察人性丑恶、坚持心中所谓“正义”,但是他是一个人格有缺陷的狂热教徒,这一点决定了他的行为处于不可控的危险之中,也就是心理学角度的“无意识”状态。在无意识中他的确显得高明,以至于副驾驶上的巴拉德皮特在他的连环逼问下显得软弱无力,暴躁不已。但这并不能构成观众美化杀手的理由。要知道,对于一个病人而言,他的行为已经不具有社会性,因此他心中的善与恶就变成了荒唐的矛盾体。

       七宗罪的惩罚过于严厉了,为什么这么说,in a
word,我看时背后直出冷汗。生怕john直接出现我的背后,他可以无处不在,玩警察于股掌之间。我自问我自己何时没有过暴饮暴食,又何时没有贪婪于金钱,又何时不骄傲,不嫉妒?这些罪我都可以承认出来,可见这些东西在我们周围过于常见而不被人重视,司空见惯,见怪不怪,甚至就把它们归为人性的一部分。我们随意挥霍金钱,因为自身利益大动肝火,嫉妒别人。其实现在想来,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john,我们在“犯罪”的同时,也在伤害着我们自己,影片只是在把这个伤害夸张的描写罢了,我们暴饮暴食,我们懒惰,我们**,却正是伤害我们的身体,我们愤怒,我们过度骄傲,我们伤害了朋友。我们嫉妒,破坏了我们的关系网,我们贪婪,正是毁灭了自己的秉性,自己的品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