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条纹睡衣的男孩

一个纳粹军官的孩子,他以为集中营里那些穿睡衣的孩子只是在做游戏,他以为家中的犹太老人是太没追求,为削土豆就放弃做医生了。后来他困惑了,父亲到底是好人么,那个“农场”究竟是怎么回事。最后他进去了,却可能还也没来得及明白这一切。
一个无辜的孩子承担了沉重的民族恩怨抑或说是由个人偏见引发的恶果,同样可怜的还有那些受迫害的犹太人。但那些纳粹军官当时也是按照他们的信仰做着认为对的事。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他们剥夺他人权力,把他人当做劣质人种践踏时,错误已经酿成了。儿子的死,不知能否换来那位父亲的醒悟。

依稀记得很久以前在亚马逊准备买书的时候好像看见过这本书,在PPS上闲逛看见这部电影,正是早晨,随手点开边化妆边看。这张电影海报用最直观的方式展现了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一种情感,就是友情。

这片子并没有把主要精力放在反应纳粹是如何迫害犹太人这个主题上,反而展现了一种怪异的因果报应论,大概剧组都是佛教徒,相信善恶有报吧。

布鲁诺的父亲是一个军官或者更直接的说,纳粹军官。尽管他的父亲或者他的家人为他灌输的思想是爸爸是一个为了人们能有更好生活而努力的人。因为父亲工作的变动,他跟随父母和姐姐搬家到了一个离犹太集中营不远的地方。小孩子总是拥有最大好奇心的一群人,他说他喜欢探险,喜欢阅读探险小说。他总是逃开母亲的双眼跑到后院禁地里面玩,直到发现了那个所谓穿着条纹睡衣的男孩儿。他们隔着铁丝网,布鲁诺偷偷带吃的来给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穿睡衣的男孩有时候总是推着小车忙忙碌碌。布鲁诺答应给男孩找爸爸,于是他们约定好,他带一个超大三明治来,男孩儿带一件条纹睡衣作为交换,然后他进去帮男孩找爸爸。可是布鲁诺再也没有出来。被纳粹用毒气,和那些犹太人们,一起熏死在一个密闭的房间。

纳粹在集中营一批批集体杀害犹太人,与此同时纳粹军官孤独的儿子在集中营的边缘,偶然认识了一位穿条纹睡衣(其实就是囚服)的犹太男孩,他们瞒着所有人开始交往,相处甚好,而且越来越好,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悲剧就出现了。穿条纹睡衣的男孩的父亲在前一天被带走死于集体处刑,但犹太男孩并不知道爹死了,于是德国男孩便决定第二天到集中营里帮犹太男孩一起找他的父亲。可以预见的,第二天刚好是对另一批犹太人的处刑日,犹太男孩位列其中,于是两个孩子一起在毒气室里被杀害。自负的纳粹军官晚来一步,一切都如此的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