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梦空间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故弄玄虚

把我们的梦拿到荧幕上放一遍,就是《到梦空间》

让思维停滞下来的音乐,上面写着“imagine”。有一个软件叫做“study
music”,里面有用于九种情况的音乐,focus, study, learning, imagine,
create……点开每个音乐里面都有一张艺术化了的人的头颅,或者大脑……说是头颅好像有点用词不当,可是那确实是头颅,没有脖颈以下的部分。看到这种带点科幻色彩的艺术图片就会平静下来……设计者是这样想的吗?图片上还有飘动的发光粒子,音乐和图片都在静静流淌着,漂浮着。

关于盗梦空间,褒义的评价是:虽然在故弄玄虚,但手法真的很纯熟,逻辑虽然并不算新颖,但绝对缜密,讲述者就想一个造梦师,在自己的故事里创造神奇,制作规则,得心应手,进退自如,并且能自圆其说,几乎没有逻辑漏洞,让中国喜欢故弄玄虚的比如风声的导演和编剧觉得唯一自己应该寻找的地方就是地缝。

imagine是无意识写作的状态,而create是写小说时的状态。昨天了一本讲小说写作的“六大核心技能”的书,翻了前面几页,作者一直在强调这种技法的重要性,还有它跟“直觉写作法”的区别,它的优势,但一点都没提及这种写作方法的本体……感觉有点啰嗦,可是我却一直看下去了,这也是编故事需要的技能吧,虚张声势,故弄玄虚。这两个词用在写故事中,就不是贬义词了。有人不喜欢这类故事,而喜欢明明白白讲清楚某件事的那种故事。但像是爱伦坡的悬疑短篇小说集,里面的大多作品都是在开头故弄玄虚一番,最后草草收场的,这种故事很容易抓住人的注意力,即使结束得突兀也不会受人非难,因为开头就让人觉得不寻常的故事,结尾也不会中规中矩,谜题不一定会被解开,而是如同突然散去的迷雾。我喜欢的故事不是故弄玄虚的那种,因为很多时候,这个方法如果使用不当,就会变成真的“故弄玄虚”了。从技术上来说,这也就是如何把控信息的能力。很多作家希望在开头隐藏故事的重要信息,所以前面就会故弄玄虚一番,以前我也用过这种方法,大概,但我用了双视角和第一人称,所以读者不会觉得有被排斥感。故弄玄虚的方法也有失败的例子,如果主角(或者叙述者)跟读者一样,被某件事困惑,蒙在鼓里,那么有多少“玄虚”,读者都不会觉得多,可是如果主角(或叙述者)看似知道得比读者多得多,而且还故意不透露出这些信息,那读者就会感觉到被排斥。代入感是好故事的第一要素,因为如果读者连门都进不了,那室内装潢得无论有多豪华惊奇,他们都是看不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